**眉眼一袭温良意(全梦到别人在喂婴儿吃奶集小说无删减txt免费在线阅读)***

2019-07-22 22:29

 小说简介:小说《眉眼一袭温良意》主人公(梅妆薄秦)刻画的细腻饱满,堪称灵异精品!梅妆暗自腹诽,很快便回归正题道:“你好,我是张柔,我想我的择偶标准你之前已经略有耳闻,既然如此,我们也就不必再浪费彼此的时间,毕竟你一个小小的销售员,即便是本地户口,短期内也很难在北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车买房,达到我期望的生活水平。”...

**眉眼一袭温良意(全集小说无删减txt免费在线阅读)***

>>>>《眉眼一袭温良意》在线阅读<<<<

第1章:旧恨新识

 逼仄的招待所套房里,凌乱的衣服扔了一地,不算大的床上,梅妆蜷缩着还未发育完全的身体,双眸发冷。

 

空气里还残留着淡淡的情欲气息,男性荷尔蒙特有的气味充斥在鼻尖,叫嚣着昨晚的疯狂。

 

“小妆,是姐对不住你,昨晚本该由我来陪项目老板,可村里不比城里,最重女人的名声,你马上要去城里念书,可我是要留在这里嫁人的,我……”

 

  “所以你就联合陈晟,给你刚成年的亲妹妹下药?”梅妆坐起身,猛地看向站在床边的女人,打断了她的话,“梅兰竹,你装什么贞洁烈女?这么多年了,你是个什么东西,我不清楚吗?”

 

  轻笑了一声,梅妆披了件衣服下床,将手里的名片狠狠甩在了梅兰竹的脸上。

 

  伸手扯住梅兰竹的领子,用力撕开,暴露出了她身上跟她相似的痕迹。

 

  面上划过惊慌,梅兰竹捂住胸口,声音微颤道:“姐这么做也是为你好,你晟哥是村长,只要这次度假村开发案定下,以后有的是男人想娶你。”

 

  话音未落,关着的房门轰然被撞开。

 

  以陈晟为首的一群村民相继涌了进来,他们举着手机,对着梅妆就是一阵猛拍。

 

 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等梅妆反应过来,梅母黄凡枝的巴掌已经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

  “你这个不要脸的赔钱货,我生你养你,供你念书,就是让你干这种下作事的吗?”

 

  黄凡枝脸色铁青,揪着梅妆的头发就打。

 

  梅妆身上就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,面对众人,她下意识蹲下身子,裹紧了身上的衣服。

 

  陈晟眼底闪过奚落之色,眯着眼睛朝着旁边的村民打了个手势。

 

  村民都以陈村长马首是瞻,有个带头唾骂的,各种难听的话便接踵而来。

 

  有的更过分,直接将臭鸡蛋砸在了梅妆的身上。

 

  “妈,你别打了,小妆年纪小,一时糊涂做了错事,她刚才已经知错了,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女儿,你这是干什么!”梅兰竹护在梅妆的身边,红着眼睛掰黄凡枝的手。

 

  黄凡枝气的嘴唇都白了,她狠狠的在梅妆背上扇了两巴掌,气道:“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生出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,我黄凡枝要脸了一辈子,到你这儿全丢尽了!气,气死……”

 

  一口气没上来,黄凡枝眼皮子一翻,捂着胸口跌了过去。

 

  县医院,梅妆靠墙坐着,脸色苍白,毫无血色。

 

  眼泪不停的顺着眼角往下淌,她抖着身子,狠狠地攥紧了拳头。

 

  愤恨的看着跪在病床前哭得歇斯底里的梅兰竹,梅妆的视线缓缓放在了正安慰她的陈晟身上。

 

  母亲病逝,度假村开发……

 

  事到如今,梅妆就算是再傻,也明白自己掉入了一个阴毒的连环圈套中。

 

  先是给她下药,又让梅兰竹用苦肉计拖住她。

 

  然后将有心脏病的黄凡枝带到了捉奸现场。

 

  黄凡枝好面子,他们不仅煽动村民谩骂她,梅兰竹更有意无意在言语上刺激黄凡枝,多重刺激下,黄凡枝犯病顺理成章。

 

  村里离县城很远,就算是开车,至少也要半个小时。

 

  突发性心脏病是急病,短时间得不到救治便会毙命,村民拦着她不让她给母亲急救,梅兰竹只知道搂着哭,烈日炎炎,她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生命流逝,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

  缓缓站起身,梅妆狠狠地操起了一旁的板凳。

 

  板凳落在陈晟后脑勺之际,她硬生生的停住了。

 

  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,梅妆指甲嵌进肉里,用力收紧。

 

  为这种人渣葬送一生,不值得。

 

  来日方长,总有一天,她会让他们都付出血的代价!

 

  三年后,北城。

 

  坐在公交车里,梅妆轻柔的摸了摸钱包里的照片。

 

  看着照片里母亲温柔的笑容,她眼眶不由泛红。

 

  将一张烫金名片拿出来,梅妆看着上面写着的“薄秦”二字,发红的眼底划过了浓郁的恨意。

 

  下了车,梅妆径直朝着一家咖啡馆走去。

 

  今天是周末,梅妆接了个代相亲的兼职,男方是个北城本地人,月薪一万的销售员。

 

  商业街很热闹,处处都是拥挤的人潮,进了约定好的咖啡馆,梅妆抬手看表,时间刚刚好。

 

  清冷的眸子在咖啡馆里扫视了一圈,不由蹙眉。

 

  本该爆满的咖啡馆今日出奇的冷清,一眼望去,只有坐在靠窗位置上的一个男人。

 

  白衬衫、黑西裤、寸头、靠窗的位置……

 

  一一对应雇主发给她的男方信息,梅妆锁定目标,蹬蹬走过去,坐在了男人对面的位置。

 

  一室朝晖中,男人正侧头望着窗外,刚才他背对着阳光,梅妆看不清他的脸,此时就近一看,不过是张侧脸,就令梅妆呆滞了瞬间。

 

  这男人,怎么长得比女人还好看。

 

  难得犯了次花痴,梅妆回过神来,入目就是男人深邃漆黑的眼睛。

 

  心急跳了好几下,梅妆握手掩饰性的清咳,起伏的情绪片刻才归于平静。

 

  北城虽是一线大城市,俊男美女有很多,可像眼前这么帅的,还真少见。

 

  梅妆暗自腹诽,很快便回归正题道:“你好,我是张柔,我想我的择偶标准你之前已经略有耳闻,既然如此,我们也就不必再浪费彼此的时间,毕竟你一个小小的销售员,即便是本地户口,短期内也很难在北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车买房,达到我期望的生活水平。”

 

  顿了顿,梅妆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名片推给了对面的男人:“这是薄氏集团老总的名片,什么时候你的经济实力达到他的百……不,万分之一,我再考虑跟你喝杯咖啡。”

 

  代相亲,就要又快又狠的解决掉雇主不愿应付的相亲对象,让对方彻底死心。

 

  话说到这份儿上,但凡是个男人,就会觉得尊严严重受辱。

 

  当然,梅妆这么做,还有个目的,就是作践名片上的名字,微泄心中之恨。

 

  看着对方拾起名片,梅妆耐心的等待着他恼羞成怒的转身离去。

 

小说目录